今天是: 您好,歡迎訪問北京新儒律師事務所官網!

优博线上娱乐城足球投注系统稳定吗? www.icmdh.icu 全國咨詢熱線010-68647526

當前位置: 首頁 > 首頁文章欄目 > 房地產法部

老家宅基地到底能不能繼承?

2017-12-14 16:45:31【

作為從農村走出來的新城市人,父輩的宅基地房屋能否繼承關系到千千萬萬新城市人的切身利益,那么父輩在農村的宅基地房作為城鎮戶口的子女,到底能否繼承?

我們先看看相關文件,最后在看看法院遇到類似問題如何判決:

一、規定

2011年國土資源部、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財政部、農業部《關于農村集體土地確權登記發證的若干意見》第六條關于農村宅基地的使用主體,明確回答:‘非本農民集體成員的農村或城鎮居民,因繼承房屋占用農村宅基地的,可按規定登記發證,在《集體土地使用證》記事欄應注記該權利人為本農民集體原成員住宅的合法繼承人’”。

二、案例

原告薛萬訴稱:一、被告忻州市忻府區人民政府頒證時未進行實際調查,錯把本屬于薛三的宅基地登記在薛大名下。二、該宅院系薛三繼承所得,生前從未給子女進行過分家析產,對此被告將宅基地使用證頒在薛大名下侵犯了原告權益。三、薛三去世后,原告與母親搬至該宅院內至2010年才得知該宅基地已登記在薛大名下。

被告忻州市忻府區人民政府辯稱:一、頒證行為是依據村委的調查、審批表和薛大的申請進行的,并無不當。二、原告的起訴超過訴訟時效。 原審法院經審理查明:1954年11月11日,薛萬父親薛三與母親于降結婚,雙方均系再婚。雙方婚前各有宅院一處,于降的宅院系與前夫離婚時分割而得,薛三的宅院為繼承而來。雙方結婚時,薛三與前妻所生二子一女,長子薛大(2008年10月21日去逝),次子薛玉(1995年9月17日去逝),女兒薛英(結婚另過,已申請放棄參加訴訟)?;楹笱θ某ぷ友Υ笥氪巫友τ?、女兒薛英居住在薛三的祖遺宅院內。1964年薛萬父母薛三、于降共同拆建了原薛三祖遺宅院的房屋,并由薛大、薛玉、薛英居住。1964年5月14日,薛萬出生,其與父母在于降的宅院內居住生活。1992年,原忻州市人民政府根據忻政發[1992]68號文件精神,對全市農村居民個人建房用地進行了調查勘丈、審批。1992年10月10日,原忻州市人民政府作出忻集建(1992)字第025993號《集體土地建設用地使用證》,將薛大、薛玉共同居住的爭議宅院頒證于薛大名下。2005年8月25日,薛三去逝,于降和薛萬搬遷至該爭議宅院居住生活。2011年1月21日,薛萬訴至法院,請求依法判令撤銷忻州市忻府區人民政府為薛大頒發的忻集建(1992)字第025993號《集體土地建設用地使用證》。2011年5月18日,于降去逝。 忻州市忻府區人民法院于2012年5月16日作出(2012)忻行初字第13號行政判決:撤銷被告為薛大頒發的忻集建(1992)字第025993號《集體土地建設用地使用證》。案件受理費50元由忻州市忻府區人民政府負擔。宣判后,高引枝等六人向忻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忻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2年7月16日以同樣的事實作出(2012)忻中行終字第31號行政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案件焦點

1、宅基地使用權是否可以由農村集體組織以外的成員繼承?

2、人民政府在頒發宅基地使用證時應進行實質性審查還是只進行形式性審查?

法院裁判要旨

二審法院經審查認為,薛萬作為薛三、于降二人的兒子,對涉及薛三、于降二人合法財產具有繼承權。雖然薛萬是城鎮戶籍人口,但不能據此喪失對集體土地性質的宅基地使用權的繼承權。根據2011年《國土資源部、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財政部、農業部關于農村集體土地確權登記發證的若干意見》第七條:“已擁有一處宅基地的本農民集體成員、非本農民集體成員的農村或城鎮居民,因繼承房屋占用農村宅基地的,可按規定登記發證,在《集體土地使用證》記事欄應注記‘該權利人為本農民集體原成員住宅的合法繼承人’?!彼匝ν蚨員景桿噠厥褂萌ㄓ滌屑壇腥?。 忻府區人民政府僅依據忻府區播明鎮西播明村民委員會出具的證明,而沒有對訴爭宅基地使用權的權屬進行實質性審查,在沒有查明土地歷史使用情況和現狀的情況下頒發宅基地使用權證,程序違法。因此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下一篇:已經沒有了 上一篇:非農戶口者買農村宅基地房屋的合同效力問題
此文關鍵字:

北京新儒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 京ICP備12049865號-1 技術支持:中國網站托管基地